对新形势下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债权处置问题的思考
作者:江苏灌云农商银行 开军义 来源:中国农村金融网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9日  点击数:
  当前,农村中小金融机构不良资产问题,已经成为制约其稳健经营和良性发展的改革瓶颈,成为省联社等级行评定、监管评级甚至是阶段性劳动竞赛的发展桎梏。为加快不良资产的处置,农村中小金融机构不断寻求不良处置新办法,开辟不良处置新途径,以此解决债权处置问题、推动多元化处置、提升不良资产处置效率,已成为当务之急的课题。
 
  一、农村金融机构债权处置难题
 
  (一)抵债资产接收处置难问题。为化解不良贷款,部分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接收了大量以物抵债资产,但在处置过程中双方需要缴纳的税费,占到接收资产价值的20%以上,加上拍卖费用等致使抵押财产及抵债资产处置变现成本居高不下,呈现出 “抵债资产接收、处置费用高,处置难”问题,极大的影响了抵押财产及抵债资产的处置,直接给不良贷款处置带来一定的困难,造成接收的抵债资产处置后难以完全覆盖贷款风险。另一方面,往往双方难以就费用承担问题达成一致,就单纯的市场买卖而言,银行接收抵债资产与之有根本的区别,首先,银行非经营此类资产实体,其次,此类资产并非银行所需,最后,银行对于此类资产仅仅为一个过渡主体。同时有意向购买者也都存在压价占便宜的心理,往往造成资产流拍、成交价低等情况,再除去相关税费,银行利益很难得到最大保障。
 
  (二)不良贷款核销税前留置问题。一直以来,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注重不良贷款的核销及税前留置工作,但无法及时获得税前留置政策支持。一方面,加快不良贷款的内部核销工作,对符合核销条件的贷款,做到应核尽核,化解不良贷款,提高银行整体资产质量。另一方面,针对符合税前留置的已核销贷款,上报税务部门进行税前留置。以江苏灌云农商银行为例,2016年至2018年,该行累计符合税前留置并通过审核的金额,仅为已核销贷款的20%,大大落后于核销贷款总额。造成此项工作落后的主要原因有:(1)税前留置政策区分涉农与非涉农,在区分标准上存在一定不合理之处:以户口所在地区分贷款属性存在不合理之处,现户口限制大大放宽,人口流动及城镇化大大加速。考虑子女教育等问题,具备条件的农村人口都纷纷进城购房,户口也随之迁入城镇,但实际上可能很多人仍然以农业为主,出现了非涉农贷款的不合理之处。(2)抵质押类贷款及非涉农贷款,全部要求必须取得法院无可供执行财产的终结执行裁定。(3)上述情况倒逼银行必须全部走诉讼执行途径后上报税前留置。但是诉讼执行问题重重,也可以说成流程漫长。
 
  (三)司法维权方面问题。一是司法诉讼执行中立案、结案的问题。近两年,法院不断加大对案件结案率的考核,有半年考核、全年考核等,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诉讼案件的办案进程及执行案件办案的效果,出现立案难等问题。例如,从执行案件来说,每个案件均有不同的情况,每个不同的情况需要采取不同的措施,这些必然影响案件的执行时间。如单纯为结案率而执结,一定程度上会影响案件执行效果,导致执行工作的细致程度等大打折扣。同时,诉讼案件也是同样的,为了结案率推迟立案,或者案件审限不足要求撤诉等,直接导致了银行相关维权期间的延长。二是司法执行中存在的问题。清场存在较大的难度。不仅如此,一些借款人的擅自行为也给银行的抵押财产及抵债资产处置带来了极大的阻碍,如私下将财产转给他人、抵给他人、租给他人,一些财产还由于借款人与他人的纠纷被他人占用,实践中就遇到过财产评估时发现房产已被他人占用的情况,一些房屋甚至已有人装修入住,这些情况都严重影响了资产的产权过户登记,甚至影响了资产的处置价格,造成银行抵押财产及抵债资产处置困难。这些原因直接导致法院无法清场,即使法院裁定以物抵债,但是银行也迟迟无法接收,下一步处置更无从谈起。三是法院工作衔接问题。因法院系统的不断更迭,同时又由于网络科技的不断发展,法院系统可以通过执行系统查控被执行人的相关存款账户。但是对于两三年之前的已被终结本次执行的老案件,因系统不支持等原因,导致这类案件既没有将被执行人列入失信人名单系统,同时也没有将这些案件的被执行人相关存款账户进行查控。这在一定程度上使该类案件的被执行人财产状况失去监控,不利于保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从以上呈现的问题与现状来看,中小银行特别是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债权处置方面存在天然的劣势,主要存在以下问题:一是缺乏制度层面的指导和指引;二是缺少牵头部门,亟需监管或政府部门出面建立区域或全国性质的不良资产信息共享平台;三是面向中小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公司无处可寻。
 
  二、债权处置实践的市场化探索
 
  以灌云农商银行为例,目前,该行债权市场化处置的典型做法有信贷资产转让及抵债资产淘宝网拍卖两种:
 
  案例一:信贷资产转让典型案例
 
  该行于2016年经办债权转让工作,首次以2000万元的价格成功将一户企业的1500万元贷款本息转让给一家投资公司。
 
  1.案例背景:连云港某公司于2012年在该行借款1500万元,该借款于2013年到期,此笔借款以该公司自有房产作抵押。到期后,该公司无力偿还导致逾期,该行于2014年将该公司诉至法院,2015年初申请强制执行,但是久久未能通过司法执行处置该不良资产,存在的主要阻力为:抵押房产标的较大,市场行情一般,司法拍卖无人问津,同时,即使能够拍卖成功,还存在诸如过户费用过高等问题,极有可能造成本金都不能够得到偿还。
 
  2.处置措施:针对上述背景,该行组织人员研究该户不良贷款的最佳处置方案。同时该户抵押的房产在司法拍卖过程中有多人咨询并表达出愿意接手的讯息,但考虑到过户费用等情况均未能成交。在听取法律顾问、房产中介等几方面的建议后,债权转让这一全新业务应运而生,为确保合法合规,一方面,该行协调相关律师等共同起草债权转让协议,提供法律指导。另一方面,做好转让信息的宣传工作,沟通意向购买人,同时做好相关债权的价值评估、转让方案落实等工作。最后,根据监管要求,做到清洁转让,将所有风险全部转让,坚决杜绝抽屉协议、回购协议等。
 
  3.工作成效:通过此次尝试,为该行获得了良好的回馈,不仅本金得到全部清偿,同时还收回400余万元利息,为今后不良资产市场化处置提供了可借鉴的经验。此后,该行不断总结该项市场化处置方式的经验,2017年开始加大对信贷资产转让处置方式的宣传,2018年即完成了刘某340万元、连云港某金属回收公司45万元、王某80万元、连云港某建材公司294万元保证债权的转让工作;2019年完成了对刘某800万元债权的债权转让工作。
 
  案例二:抵债资产淘宝网拍卖典型案例
 
  1.案例背景:自2013年开始,该行开始接收抵债资产,至2015年末,抵债资产余额一度达到数亿元,随之而来的是抵债资产管理及处置的压力巨大。该行一方面需要投入较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去管理,另一方面如不及时处置直接带来的是收益的损失,以及不断的损耗造成的减值。因此,加快该行抵债资产处置被提上工作日程,作为该行不良处置工作的重中之重来抓。
 
  2.处置措施:针对上述背景,该行不断探索市场化处置措施,以往的处置方式仅局限于委托第三方拍卖机构进行宣传拍卖,该方法既传统,又受制于拍卖机构的工作效率。为此,该行转变工作思路,改变以往依靠外力的帮助,依靠自身力量来加快处置步伐。通过考察接触到了淘宝拍卖这一全新的市场化处置方式,淘宝网拍卖方式处置抵债资产具有公开、公正、透明的特点,在确定底价的基础上,由市场决定房产最终价格,降低人为干预的因素,同时,最大程度上降低银行相关处置费用,减少人力、物力支出;依托淘宝网的大平台,还起到了信息宣传的作用。
 
  该行全程操作淘宝网拍卖工作,按照淘宝网要求准备开户手续,完成在淘宝网的注册工作;安排专人学习淘宝网上挂拍品流程;在审批的前提下确定拍卖品及底价并上挂淘宝网。拍卖成交后与成交人签订合同并完成后续过户工作等。
 
  3.工作成效:该行于2017年8月陆续在淘宝网开展抵债资产拍卖工作,2017年8月2日,该行将位于县城的一套商铺上挂淘宝资产拍卖网,启动首笔抵债资产拍卖,开启了该行抵债资产淘宝网自主拍卖的新进程。首次拍卖以超出起拍价36.5万元的价格竞拍成功,最终以106.5万元成交,该行实现了淘宝拍卖的“开门红”,实现了自主处置抵债资产处置零的突破。截止到2017年底,该行淘宝网共成交七笔资产底价合计1520万元,拍卖成交价1606.5万元,溢价率105.69%;2018年,该行在淘宝网上挂拍卖信息37条,是2017年上挂拍卖信息的3.7倍,总围观人次在83959次,起到了极大的宣传作用,其中成交9笔,金额2091.55万元,较2017年的1606.5万元增长了485.05万元,增长30.19%;2019年现已成交5笔,金额1168.67万元。淘宝自主拍卖已超越传统处置方式,成为该行重要处置手段之一。
 
  三、农村金融机构债权处置的几点建议
 
  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债权的市场化处置,要积极主动介入,创新信贷资产债权转让、淘宝拍卖、司法拍卖、资产重组、债转股等市场化处置方式,本着干净担当原则,最大限度保全银行权益,确保每一笔债权处置都能实现市场价值,减少损失。
 
  第一,制度建设是保障。新的债权处置方式不断出现,相关内部监管及操作制度可能存在一定的滞后性,而制度的缺失,会对合规经营造成不必要的风险。银行监管部门、金融机构需加快完善相关已有的不良处置的监管和操作制度,并持续修改完善《不良信贷资产管理办法》等制度办法,将其作为银行不良资产市场化处置的总指导原则,以适应新处置方式,为相关操作提供制度保障。
 
  第二,流程规范是根本。遵照监管要求及“三重一大”公司治理机制的要求,不断完善相关制度、调整相关机构设置。首先在程序上明确银行党委的领导地位,发挥银行党委会对重大事项的审议、把关作用,在债权处置工作中掌握原则及方向的正确性;其次,在总行董事会下设不良资产管理委员会,明确委员会作为债权市场化处置的审批机构,对债权处置方案及处置流程起到监督和审批作用;最后,明确主经办机构作为债权市场化处置与管理的部门,负责遵照流程制定方案等,并在审批后负责落实具体方案措施。
 
  第三,平台建设是基础。为进一步推动中小金融机构不良处置方式的发展,增强债权处置的能力,亟需建立不良处置信息平台及面向中小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公司(AMC)。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建立处置不良资产处置平台,让相关信息能够及时地发布,扩大信息受众,让更多的人了解相关数据等,以便更好的处置不良资产。同时,针对银行不良资产均有相应AMC公司的兜底。
 
  第四,政府支持是动力。亟需银保监部门能够作为银行与政府、司法部门的中间人,加强与政府及司法部门的沟通合作。一方面争取政府部门出面支持银行不良资产的市场化处置;另一方面争取司法部门能够公正司法、执法,积极维护银行的权益,保障银行债权的及时、公平受偿;最后,亟需上级部门能够协调政府、司法部门,积极支持不良资产的市场化处置。
 
 
最新推荐
网站统计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甲1号  邮编:100052
电话:010-59338888
京ICP备18025289号-1